聊齋誌異-三生

劉孝廉,能記前身事。與先文賁兄為同年,嘗歷歷言之。一世為搢紳,行多玷。六十二歲而沒。初見冥王,待以鄉先生禮,賜坐,飲以茶。覷冥王琖中,茶色清澈;己琖中濁如醪。暗疑迷魂湯得勿此耶?乘冥王他顧,以琖就案角瀉之,偽為盡者。俄頃,稽前生惡錄;怒,命群鬼捽下,罰作馬。即有厲鬼縶去。行至一家,門限甚高,不可踰。方?趄間,鬼力楚之,痛甚而蹶。自顧,則身已在櫪下矣。但聞人曰:「驪馬生駒矣,牡也。」心甚明了,但不能言。

覺大餒,不得已,就牝馬求乳。逾四五年,體修偉。甚畏撻楚,見鞭則懼而逸。主人騎,必覆障泥,緩轡徐徐,猶不甚苦;惟奴僕圉人,不加韉裝以行,兩踝夾擊,痛徹心腑。於是憤甚,三日不食,遂死。至冥司,冥王查其罰限未滿,責其規避,剝其皮革,罰為犬。意懊喪,不欲行。群鬼亂撻之,痛極而竄於野。自念不如死,憤投絕壁,顛莫能起。自顧,則身伏竇中,牝犬舐而腓字之,乃知身已復生於人世矣。

稍長,見便液,亦知穢;然嗅之而香,但立念不食耳。為犬經年,常忿欲死,又恐罪其規避。而主人又豢養,不肯戮。乃故嚙主人脫股肉。主人怒,杖殺之。冥王鞫狀,怒其狂猘,笞數百,俾作蛇。囚於幽室,暗不見天。悶甚,緣壁而上,穴屋而出。自視,則伏身茂草,居然蛇矣。遂矢志不殘生類,飢吞木實。積年餘,每思自盡不可,害人而死又不可;欲求一善死之策而未得也。

一日,臥草中,聞車過,遽出當路;車馳壓之,斷為兩。冥王訝其速至,因蒲伏自剖。冥王以無罪見殺,原之,准其滿限復為人,是為劉公。公生而能言,文章書史,過輒成誦。辛酉舉孝廉。每勸人:乘馬必厚其障泥;股夾之刑,勝於鞭楚也。星光電影院

異史氏曰:「毛角之儔,乃有王公大人在其中;所以然者,王公大人之內,原未必無毛角者在其中也。故賤者為善,如求花而種其樹;貴者為善,如已花而培其本:種者可大,培者可久。不然,且將負鹽車,受羈馽,與之為馬;不然,且將啗便液,受烹割,與之為犬;又不然,且將披鱗介,葬鶴鸛,與之為蛇。」
聊齋鬼哭焦螟葉生成仙
新郎王蘭王成青鳳畫皮

 
星光電影院
星光電影院 2008@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