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齋誌異-焦螟

董侍讀默庵家,為狐所擾,瓦礫磚石,忽如雹落,家人相率奔匿,待其間歇,乃敢出操作。公患之,假怍庭孫司馬第移避之。而狐擾猶故。一日,朝中待漏,適言其異。大臣或言:關東道士焦螟,居內城,總持敕勒之術,頗有效。公造廬而請之。

道士朱書符,使歸黏壁上。狐竟不懼,拋擲有加焉。公復告道士。道士怒,親詣公家,築壇作法。俄見一巨狐,伏壇下。家人受虐已久,啣恨綦深,一婢近擊之。婢忽仆地氣絕。道士曰:「此物猖獗,我尚不能遽服之,女子何輕犯爾爾。」既而曰:「可借鞫狐詞亦得。」戟指咒移時,婢忽起,長跪。星光電影院

道士詰其里居。婢作狐言:「我西域產,入都者一十八輩。」道士曰:「輦轂下,何容爾輩久居?可速去!」狐不答。道士擊案怒曰:「汝欲梗吾令耶?再若遷延,法不汝宥!」狐乃蹙怖作色,願謹奉教。道士又速之。婢又仆絕,良久始甦。俄見白塊四五團,滾滾如毬,附簷際而行,次第追逐,頃刻俱去。由是遂安。
聊齋三生鬼哭葉生成仙
新郎王蘭王成青鳳畫皮

 
星光電影院
星光電影院 2008@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