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齋誌異-祝翁

濟陽祝村有祝翁者,年五十餘,病卒。家人入室理縗絰,忽聞翁呼甚急。群奔集靈寢,則見翁已復活。群喜慰問。翁但謂媼曰:「我適去,拚不復返。行數里,轉思拋汝一副老皮骨在兒輩手,寒熱仰人,亦無復生趣,不如從我去。故復歸,欲偕爾同行也。」咸以其新蘇妄語,殊未深信。翁又言之。媼云:「如此亦復佳。但方生,如何便得死?」翁揮之曰:「是不難。家中俗務,可速作料理。」

媼笑不去。翁又促之。乃出戶外,延數刻而入,紿之曰:「處置安妥矣。」翁命速妝。媼不去,翁催益急。媼不忍拂其意,遂裙妝以出。媳女皆匿笑。翁移首於枕,手拍令臥。媼曰:「子女皆在,雙雙挺臥,是何景象?」翁搥床曰:「並死有何可笑!」子女輩見翁躁急,共勸媼姑從其意。媼如言,並枕僵臥。家人又共笑之。星光電影院

俄視媼笑容忽斂,又漸而兩眸俱合,久之無聲,儼如睡去。眾始近視,則膚已冰而鼻無息矣。試翁亦然,始共驚怛。康熙二十一年,翁弟婦傭於畢刺史之家,言之甚悉。異史氏曰:「翁其夙有畸行與?泉路茫茫,去來由爾,奇矣!且白頭者欲其去則呼令去,抑何其暇也!人當屬纊之時,所最不忍訣者,床頭之暱人耳;苟廣其術,則賣履分香,可以不事矣。」
聊齋鳳陽士人耿十八珠兒胡四姐
俠女酒友蓮香阿寶九山王

 
星光電影院
星光電影院 2008@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