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齋誌異-汾州狐

汾州判朱公者,居廨多狐。公夜坐,有女子往來燈下,初謂是家人婦,未遑顧瞻;及舉目,竟不相識,而容光豔絕。心知其狐,而愛好之,遽呼之來。女停履笑曰:「厲聲加人,誰是汝婢媼耶?」朱笑而起,曳坐謝過。遂與款密,久如夫妻之好。

忽謂曰:「君秩當遷,別有日矣。」問:何時?」答曰:「目前。但賀者在門,弔者即在閭,不能官也。」三日,遷報果至。次日即得太夫人訃音。公解任,欲與偕旋。狐不可。送之河上。強之登舟。女曰:「君自不知,狐不能過河也。」朱不忍別,戀戀河畔。星光電影院

女忽出,言將一謁故舊。移時歸,即有客來答拜。女別室與語。客去乃來,曰:「請便登舟,妾送君渡。」朱曰:「向言不能渡,今何以渡?」曰:「曩所謁非他,河神也。妾以君故,特請之。彼限我十天往復,故可暫依耳。」遂同濟。至十日,果別而去。
聊齋遵化署狐張誠巧娘吳令
口技濰水狐紅玉林四娘

 
星光電影院
星光電影院 2008@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