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齋誌異-龍

北直界有墮龍入村。其行重拙,入某紳家。其戶僅可容軀,塞而入。家人盡奔。登樓譁譟,銃砲轟然。龍乃出。門外停貯潦水,淺不盈尺。龍入,轉側其中,身盡泥塗;極力騰躍,尺餘輒墮。泥蟠三日,蠅集鱗甲。忽大雨,乃霹靂拏空而去。

房生與友人登牛山,入寺游矚。忽椽間一黃塼墮,上盤一小蛇,細裁如蚓。忽旋一周,如指;又一周,已如帶。共驚知為龍,群趨而下。方至山半,聞寺中霹靂一聲,天上黑雲如蓋,一巨龍夭矯其中,移時而沒。星光電影院

章丘小相公莊,有民婦適野,值大風,塵沙撲面。覺一目眯,如含麥芒,揉之吹之,迄不愈。啟瞼而審視之,睛固無恙,但有赤線蜿蜒於肉分。或曰:「此蟄龍也。」婦憂懼待死。積三月餘,天暴雨,忽巨霆一聲,裂?而去。婦無少損。袁宣四言:「在蘇州值陰晦,霹靂大作。眾見龍垂雲際,鱗甲張動,爪中摶一人頭,鬚眉畢見;移時,入雲而沒。亦未聞有失其頭者。」
聊齋遵化署狐張誠汾州狐巧娘吳令
口技濰水狐紅玉林四娘

 
星光電影院
星光電影院 2008@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