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齋誌異-金陵女子

沂水居民趙某,以故自城中歸,見女子白衣哭路側,甚哀。睨之,美。悅之,凝注不去。女垂涕曰:「夫夫也,路不行而顧我!」趙曰:「我以曠野無人,而子哭之慟,實愴於心。」女曰:「夫死無路,是以哀耳。」趙勸其復擇良匹。曰:「渺此一身,其何能擇?如得所託,媵之可也。」趙忻然自薦,女從之。趙以去家遠,將覓代步。女曰:「無庸。」乃先行,飄若仙奔。

至家,操井臼甚勤。積二年餘,謂趙曰:「感君戀戀,猥相從,忽已三年。今宜且去。」趙曰:「曩言無家,今焉往?」曰:「彼時漫為是言耳,何得無家?身父貨藥金陵。倘欲再晤,可載藥往,可助資斧。」趙經營,為貰輿馬。女辭之,出門逕去;追之不及,瞬息遂杳。居久之,頗涉懷想,因市藥詣金陵。寄貨旅邸,訪諸衢市。忽藥肆一翁望見,曰:「婿至矣。」延之入。星光電影院

女方浣裳庭中,見之不言亦不笑,浣不輟。趙啣恨遽出。翁又曳之返。女不顧如初。翁命治具作飯,謀厚贈之。女止之曰:「渠福薄,多將不任;宜少慰其苦辛,再檢十數醫方與之,便喫著不盡矣。」翁問所載藥,女云:「已售之矣,直在此。」翁乃出方付金,送趙歸。試其方,有奇驗。沂水尚有能知其方者。以蒜白接茅簷雨水,洗瘊贅,其方之一也,良效。
聊齋魯公女道士胡氏蘇仙李伯言
黃九郎湯公連瑣單道士

 
星光電影院
星光電影院 2008@版權所有